日歷

當前位置-監管動態

浙江重拳整治防疫物資行業亂象 公布十起典型案例

信息來源:       發布時間:2020-07-31

  今年5月11日,浙江省啟動防疫物資質量和市場秩序專項整治行動,期間摸排防疫物資生產企業4748家,抽查防疫物資產品1970批次,發現不合格產品291批次,共立案查處各類違法案件1021件,罰沒780.95萬元,移送公安20件,查扣各類違法口罩768.84萬只、不合格熔噴布11.99噸、劣質無紡布3.61噸。

  7月24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對外公布了防疫物資產品質量和市場秩序專項整治典型案例。

   

  浙江省市場監管局供圖

  案例一:杭州市余杭區市場監管局查處某商貿公司實施不正當競爭、銷售侵權口罩案

  3月30日,根據舉報線索,杭州市余杭區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對當事人杭州某商貿有限公司進行檢查,在其倉庫發現標注“PITTA”商標口罩及“PITTA”包裝紙盒等若干物品。

  經鑒定,為假冒阿萊克斯有限公司注冊商標“PITTA”。經查,當事人向浙江省內Y戶外用品廠(另案處理)購進商標為“PITTA”的口罩,并通過1688網店加價銷售,后得知該口罩為假冒“PITTA”商標后即停止了銷售,期間經營額為957.1元。

  事后,當事人為了規避商標侵權,重新設計口罩包裝,將“PITTA”更改為“SAXTON”,其他圖案、文字等仍與原阿萊克斯有限公司的口罩近似,并要求戶外用品廠按其設計加工,并通過1688網店銷售,至案發經營額達263.7萬元。

  期間,當事人為了提升網店排名,組織人員以發空包形式進行虛假交易,虛假交易金額達125萬元。當事人上述行為,已違反了《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三)項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以及第八條的規定,構成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和實施混淆、虛假交易的違法行為。6月28日,杭州市余杭區市場監管局依據《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下達處罰決定書,責令當事人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商品,并處罰款100萬元。

   

  浙江省市場監管局供圖

  案例二:溫州市市場監管局聯動查辦林某某等人微信銷售不合格口罩案

  3月2日,根據舉報線索,溫州市市場監管部門對林某某朋友圈銷售口罩行為進行檢查,發現當事人銷售的口罩未標注生產日期、保質期、廠名、廠址等信息,屬于“三無”產品,且無法提供相應檢測報告及購進票據。

  執法人員同時迅速鎖定“三無”口罩上游經銷商陳某并查獲三無口罩4200只。經送法定機構檢測,涉案口罩的過濾效率、防護效果均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系不合格產品。

  由于案件牽涉多地多人,溫州市市場監管部門與公安機關聯合行動,轉戰浙江、福建等地開展案件查辦工作。初步查明,該案涉案金額超過500萬元。目前,案件已移送公安機關立案,8名涉案當事人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浙江省市場監管局供圖

  案例三:長興縣市場監管局查處某服裝輔料有限公司生產銷售偽造檢驗檢測證明口罩案

  4月22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根據掌握線索,組織紹興、湖州兩地市場監管局的執法人員,對紹興某外貿公司進行檢查,發現當事人長興縣某服裝輔料有限公司生產的口罩涉嫌偽造產品質量檢驗檢測證明。

  在查實相關證據后,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將該案指定長興縣市場監管局管轄。經查,當事人于今年3月下旬開始生產KN95口罩,因初次生產口罩,為防止口罩質量不合格,從他處購買口罩冒充其公司產品,送浙江省輕工業品質量檢驗研究院檢測,再用該公司生產的口罩照片替換檢測報告中的照片,偽造檢測報告,以達到能盡快銷售產品的目的。

  當事人用上述偽造報告向多家公司及個人銷售口罩66萬余個,貨值達400余萬元。當事人銷售偽造產品質量檢驗檢測證明的產品,違反了《浙江省產品質量監督條例》第八條第(五)項之規定。7月1日,根據《浙江省產品質量監督條例》第二十九條之規定,長興縣市場監管局作出處罰決定,沒收違法所得28.881944萬元,并處罰款206萬元。

  案例四:蒼南縣市場監管局查處丁某陽銷售假冒口罩案

  6月3日,蒼南縣市場監管局接到舉報,舉報人稱蒼南人丁某陽等人向其銷售疑似假冒N95口罩,執法人員立即前往現場并依法查封涉嫌假冒N95口罩6.8萬只,經“大勝”商標所有權人鑒定,上述“大勝”牌N95口罩系假冒注冊商標的侵權產品。

  經查,因疫情發展,口罩需求上升,舉報人與當事人丁某陽簽訂合同,以單價20.6元/只購買50萬只口罩,合同金額共計貨款1030萬。截至案發,舉報人共收到N95假冒口罩6.8萬只,涉案貨值達140.08萬元。當事人銷售上述假冒N95口罩,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的規定,因當事人違法經營數額較大,涉嫌犯罪,依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的規定,蒼南縣市場監管局將本案移送公安部門。

  案例五:嘉善縣市場監管局查處某醫療器械公司無證生產醫用外科口罩案

  5月25日,嘉善縣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在防疫物資專項整治行動中,對嘉善某醫療器械有限公司進行檢查?,F場查獲已經包裝好的貼有生產合格證的醫用外科口罩(非無菌)581箱共計116.2萬只。

  經查,當事人未取得《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醫用外科口罩(非無菌)的產品注冊證,無任何檢測設備,不具備醫用外科口罩(非無菌)生產條件,生產醫用外科口罩(非無菌),合同約定口罩單價為0.7元/個,貨值金額為81.34萬元。當事人上述行為涉嫌違反了《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構成未經許可生產未經注冊的第二類醫療器械醫用外科口罩(非無菌)的違法行為。因案值較大,嘉善縣市場監管局于5月26日將此案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案例六:德清縣市場監管局查處浙江某醫療器械公司未經許可生產醫用口罩案

  5月11日,德清縣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浙江某醫療科技公司進行現場檢查,在成品倉庫內發現“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10.36萬只。

  經查,當事人在未取得《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醫療器械產品注冊證》的情況下,通過偽造杭州某紡織有限公司的企業信息及其已注冊的第二類醫療器械產品信息,擅自生產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12萬只,貨值金額10.39萬元。

  當事人的行為違反了《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屬于未經許可生產無注冊證的第二類醫療器械的違法行為。6月16日,德清縣市場監管局依據《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一)、(二)項的規定擬對當事人處沒收違法生產的“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及包裝材料,罰款103.9萬元整。

  案例七:金華市市場監管局查處某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虛假宣傳、非法買賣認證證書案

  4月中旬,金華市市場監管局據掌握的線索,對當事人浙江某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進行檢查。

  經查,2020年3-4月,當事人通過上海世通檢測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和上海珩渥檢測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為企業辦理意大利認證公告機構ECM的個人防護口罩等產品CE認證證書,產品涉及個人防護口罩、防護服、抑菌洗手液、除菌消毒劑等。

  在與企業洽談CE認證業務過程中,當事人存在“意大利ECM機構是歐盟公告號機構,有歐盟的PPE授權,證書真實有效”、“我們辦理的意大利ECM出具的CE認證證書業務,時間比較短,費用較低,現在市場大部分客戶辦理的都是這種,都可以清關(即出口)”等語言誤導消費者。

  但實際上,截至2020年4月21日,意大利認證公告機構ECM沒有經國家認監委批準,且該機構沒有得到歐盟的相關授權,出具的個人防護口罩等產品CE認證證書屬于無效證書。

  截至案發,當事人共代辦64張意大利認證公告機構ECM出具的CE認證證書,其中個人防護口罩CE認證證書42張,防護服、抑菌洗手液、除菌消毒劑等產品CE認證證書22張。

  當事人通過辦理上述業務,共獲利579424.6元。當事人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證書和認證標志管理辦法》第五條之規定,構成非法買賣認證證書行為;當事人在代理CE認證業務過程中,誤導消費者,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第一款之規定,構成虛假宣傳行為。6月12日,金華市市場監管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證書和認證標志管理辦法》第二十七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第一款之規定下達處罰決定,共計罰款60萬元。

  案例八:臨海市市場監管局查處某醫用隔離眼罩制造公司冒用CE認證案

  5月12日,臨海市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在防疫物資專項整治行動中,對某眼鏡制造公司進行檢查?,F場查獲標注“CE”認證標識的護目鏡(醫用隔離眼罩)14.582萬副,當事人無法提供有效的CE認證證書。

  經查,當事人在尚未取得CE認證證書的情況下,將他人的CE證書提供給客戶,宣稱其生產的護目鏡(醫用隔離眼罩)已取得CE認證,同時在產品及外包裝上標注“CE”認證等字樣,并以此簽訂購銷合同。

  上述涉案護目鏡(醫用隔離眼罩)總貨值為107.9068萬元。另查明,上述護目鏡(醫用隔離眼罩)的合格證和使用說明書上的生產日期與實際不符,且未標明使用期限或者失效日期。當事人的上述行為違反了《醫療器械說明書和標簽管理規定》第四條、第十條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的有關規定,構成虛假宣傳和生產標簽不符合規定的醫療器械的違法行為。

  6月29日,依據《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和《反不正當競爭法》,臨海市市場監管局作出處罰決定,責令當事人停止違法行為,并處罰款45萬元。

  案例九:寧波市江北區市場監管局查處邵某經營劣質熔噴布案

  5月12日,寧波市江北區市場監管局接到某醫療科技公司曹某舉報,稱他從邵某處購買的3.2噸熔噴布系劣質產品。

  經送檢,檢驗報告顯示上述熔噴布的顆粒物過濾效率僅為15%,不符合雙方達成的協議標準要求。經查,當事人邵某以42萬元/噸的價格向其上家顏某預訂5噸熔噴布后,經朋友介紹,以47.5萬元/噸的價格轉手賣給曹某,并收取了曹某5噸熔噴布共計237.5萬元的貨款。

  據曹某反映,當事人在收取預訂款時,明確提到所交付的熔噴布顆粒物過濾效率為95%,而實際提供的熔噴布顆粒物過濾效率為15%。邵某銷售劣質熔噴布經營數額較大,涉嫌犯罪。

  5月15日,寧波市江北區市場監管局將該案移送當地公安部門,邵某等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拘。

  案例十:臺州市路橋區市場監管局查處某工藝公司哄抬價格案

  4月28日,臺州市路橋區市場監管局根據線索,依法對臺州市路橋某工藝公司進行執法檢查。

  經查,由于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口罩需求量大,生產口罩用無紡布比較緊俏,當事人為獲得更大利潤,從今年4月份起開始提價銷售生產口罩用無紡布,其中4月7日以4.8萬元/噸的價格銷售給口罩生產廠家,進銷差率160.97%,以8萬元/噸的價格銷售,進銷差率189.19%, 4月17日以11萬元/噸的價格銷售,進銷差率366.47%,以上總計銷售額33.5萬元。

  當事人的上述行為,違反了《價格法》第十四條第(三)項的規定,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根據《價格法》第四十條第一款和《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六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6月8日,路橋區市場監管局決定對當事人處罰款25萬元。

幸运快10app